版权所有:云水堂国医馆  辽ICP备:100006756号  电话:024-89738008   留言咨询
© Copyright 2009-2013 ystgy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yst@ystgyg.com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沈阳  

临别时要欢欢喜喜,还会再来 -------追忆大师南怀瑾先生

2012/10/02
浏览量

云水堂国医馆馆长王学谦与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在太湖大学堂  
 
  太湖中秋,苍苍蒹葭。天心的明月与湖心自己的影子隔空相吊。这一刻南师已离我们去了,太湖之滨,我默默回忆着庚寅初夏南师对我的种种开示。
 
  大师赐名 王道春风
 
  那一天晚宴之前,南师来后,高声问我:“我给你起个名字,你看好不好?”我立即回答:“先生起的名字,一定极好!”南师笑容满面走到他的座位上,腰板儿一挺,缓缓的说出:“王道馨!王者,天子也。道者,天理也。馨者,芬芳远布也。王道馨,王道兴啊。哈哈哈哈。”老人家点了一支烟,潇洒的拨弄着手中的紫铜烟炉。香烟缭绕下的长衫翁,神仙气更足了。此时才是我见南师的第三天,自然感到受宠若惊,惊得愣在那儿,连谢谢都忘了说。
  先生命我坐下,开始聊天布道。他说:“为人、为政是有王道和霸道之分的。唐朝诗人王之涣有一首《凉州词》:黄河远上白云端,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先生抑扬顿挫的吟唱着:“春风不度玉门关,可见当时西域边地,茫茫沙漠,何等的贫瘠。清朝有个左宗棠,好坏不论是个大人物。光绪元年被任命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筹兵筹饷大权在握。他两次西征,一路进军,一路栽树。凡湘军所经之处尽植杨柳。后人赞为‘左公柳’。”接着先生又吟一诗:“大将戎边尚未还,湖湘子弟满天山。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这就是王道,著处生春!引得春风度玉关就是王道。哈哈。”先生席间常传开怀之笑,使人如沐春风。
 
  道馨失宝 焉知非福
 
  接着南师叫人递给我一笺宣纸。开头写着道馨两个字,后面一百余字小楷是对名字含义的注释和对我的祝福。落款是先生的签名—–南怀瑾。三个醒目的大字!我接过这无比珍贵的礼物,激动的有些手足无措,一身唐装又没个兜儿,只好傻楞楞的捧在手上。南师叫我先放下,吃完晚饭再带回房间。
  学堂为会喝酒的来宾们准备了白酒和黄酒,我这个刚获至宝的东北小中医,兴之所至,连喝干了两小杯。实在酒量欠佳,两杯下肚儿,不一会儿,脑袋就感到晕乎乎的。微醺中虽还顾着听南师和众人聊天如“胡儿不知胡家语,爬上胡墙骂胡人”之类片断,却越来越觉恍惚了。等到晚宴结束回到房间,才发现南师的墨宝竟落在了餐厅!嗡一下就清醒过来了,赶忙回去找还是没找到。我因一时贪杯大意失去了一件至宝,那写着我名字的南师亲笔信,究竟花落谁家,至今也无法得知。这件让我追悔莫及的事,给了我终身难忘的教训。从那以后,当我再入酒席,要举杯放肆狂饮的时候,总会因想起那丢失的宝贝而收敛许多。
 
  接受帮助也是需要学的
 
  有一个老兄大腿上起了个痈,走起路来都很吃力。一天饭后离席。只见他歪着身子欠着屁股咬着牙往楼上走。我要去扶他,他坚持自己走。这时身后传来南师的声音:“李x啊,让道馨扶着你。刚强虽然好,也要学会接受帮助。不然自己多困难不说,人家还会误以为你清高……”
 
  只要有胆量打,至少是个世界亚军
 
  邓亚萍女士来太湖大学堂拜访南师,之后和学堂的小朋友们打乒乓球联谊。南师也饶有兴致的在旁观看。第一个上场的小朋友三局两负败了下来,却不见他有一丝毫气馁,一付虽败犹荣的气概!我在南师身后听到南师欣慰的说:“邓小姐是世界冠军,只要有胆子跟他打,最不济也是个世界亚军!”
 
  游子平常事 大师泪沾襟
 
  一天,南师突然当众要求我讲讲我这个乡野村娃学中医的经历。老人家还亲自把麦克放在我面前。我只得依教奉行,想到哪讲到哪。讲到妈妈走半个村子为我借学费;讲到寒夜里,恩师为我送来我平生第一件羽绒服;讲到营口求学,圆山老为我交上欠了三个月的住宿钱;讲到在北京求学,地下室每日一餐饭的七年;讲到焦老视我如亲孙,将毕生藏书临终赠我;讲到非亲非故的万四嫂,在中南海为我跪求良师。讲着讲着,我忽然发现,南师闭着的眼睛流下两行晶莹的热泪!我震撼了,我所讲的故事,对于阅尽沧桑的大师而言,无论如何都太平常了!而这平凡的小事,却因爱的主题,竟将大师感动得落泪。那一刻大师的感动,使我深刻的明白了一个道理——爱在人间最动人!
 
  临别时要欢欢喜喜的,还会再来!
 
  临我离开大学堂头一天下午。南师他老人家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又嘱咐我两三个小时,还叫我录了音。最后,他开玩笑说:“今天我这个老头子啰哩吧嗦了这么多,你若觉得对的就用心琢磨。若觉得不顺耳,也不要介意–—放了就好喽!哈哈!”
 
  开过玩笑老人家站起身从怀里掏出一个红包缓缓的讲:“长者赐,不可辞欧!明天你要走了,这一万块是你明天上飞机前下馆子的盘缠和机票钱。明天不送了,咱们就此别过喽,路上要小心。”望着眼前这位满头银发、慈祥可亲而又充满童趣的老人家,想到七天来,南师赠我书籍,给我学业、职业、事业、道业方向的启迪教诲;想到他温而厉的吿诫我,饮酒失仪最易偾事,若不痛改则后患无穷;想到他手把手传授我佛门经咒的手势和发音,鼓励我英雄不问出处,只要肯刻苦修学,一定会有所作为。谁都可以想像,离別在即我是多么依恋难舍,眼泪不禁夺眶而出。老先生拍拍我的肩膀,把手指在胸前摆了摆说:“临别时要欢欢喜喜的,还会再来。”
 
  也许这是南师在临别之际对所有爱他的人的嘱咐:临别,要欢欢喜喜的,还会再来。我坚信此刻老师一定是欢欢喜喜的,而且他一定会再来!
 
  恒怀念,茫茫生死岸两边,远过那万水千山,难再见。
  应欢喜,渺渺太湖波万顷,尽归这虚空一片,常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