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云水堂国医馆  辽ICP备:100006756号  电话:024-89738008   留言咨询
© Copyright 2009-2013 ystgy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yst@ystgyg.com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沈阳  

为国医大师开方的小郎中

2019/11/28
浏览量
八零后中医王学谦为国医大师周学文教授诊脉
 
国医大师周学文为青年中医王学谦题辞云水高士、杏林翘楚
 
  “能为周老师诊脉开方,使我深感荣幸和惶恐。感谢您对学谦的信任…”在辽宁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中国国医大师周学文家中,八零后青年中医师王学谦与80岁高龄的国医大师周学文先生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周学文教授爽朗的笑了,紧紧握着王学谦的手,深情的说:“你这个小大夫给我这个老大夫成功治疗的案例,可以充分证明在中国,我们的基层青年中医是值得信任、大有作为的。如今,中医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环境。你们青年医生肩挑重任,充满希望,定能在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呀!”之后周学文教授欣然提笔,为眼前这位中医晚辈写下“云水高士,杏林翘楚”。
看中医只有找大医院的老大夫、老专家才放心。似乎已成为老百姓心中的看病准则。然而中国中医最高水平的象征“国医大师”荣誉称号的享有者,又是中医药大学的资深教授、博士生导师的周学文老先生,却偏偏钦点这位只有自考本科学历的80后小大夫为自己治病开方呢?一方面自然是老一辈中医大师用这种特殊形式爱护、提掖和栽培后辈学人。另一方面就要从这位青年中医学子学医行医的经历谈起了。

杏林初涉  大师开蒙立远志

  20年前,19岁的王学谦一面半工半读参加成人自考,一面毛遂自荐通过自己的苦缠烂打得以拜入中国首批国医大师李玉奇教授门下。李玉奇教授是中国首届、辽宁首位国医大师。德厚医高,享誉海内外。医道之精湛,选徒教徒之严苛也是出了名的。在众弟子中,李老似乎对这个将他的著作烂熟于心、每天骑单车十公里寒暑无间跟随抄方的小徒弟格外青睐。不但在临床带教中将自己毕生经验倾囊相授,在去世前,还特向弟子口述了自己近百年的人生经历。并委托王学谦将这些经历和自己的临床经验一并整理成自己的传记。
当年,李老为王学谦讲授第一堂课时,曾在送弟子的书上写了两句话。一句是“恪守中医本色”,另一句是“学然后知不足”。这两句话被少年王学谦奉为座右铭。在先后拜师于儿科泰斗赵纯朴,针灸大家董子沛两位省内著名老专家之后,又只身奔赴北京,开始了新的更漫长的求学。

独闯京城,为妹妹再拜高师研妇科

  王学谦初到北京人地两疏又囊中羞涩只能住在中医院旁边的地下室。每天一袋方便面、两颗茶叶蛋充饥之后,就夹着书本披上白大衣去随师应诊。这回他所拜的师父是北京中医院的主任医师陈勇老先生。陈勇教授出身中医世家,是中国当代中医八老之一焦树德老先生的爱婿,又是肝病泰斗关幼波教授的首徒,堪称燕京中医流派的集大成者。

  王学谦学习任务之重可想而知。经常一天门诊之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地下室打个盹马上捧着刚得到的学习资料苦读,每每而至翌日凌晨二三点钟。几年的接触陈老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位忘我学医的小医痴,将自己积累的所有医学资料都交给了他。后来还闹出了个小笑话,陈老要为后面新收弟子讲课,突然发现秘方卡片都给了宝贝大徒弟了,只好连夜打电话叫王学谦赶紧复印一份加急寄回北京。

  在北京学习的第五年,王学谦的亲妹妹查出患有妇科不死癌症之称的子宫腺肌症。内膜的异位已到直肠,两侧卵巢肿物也有五六厘米大,每次月经来潮痛不可忍。更令人痛苦的是这个病还同时严重影响生育。医者父母心,患病的人又是自己唯一的亲妹妹。王学谦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力争治好妹妹的病。在他诚心感动及多方助力下,他终于成功拜入北京城两位妇科大家的门下。

  一位是拥有中国中医不孕治疗第一人之称的中日友好医院终身教授,第三届国医大师之一许润三老先生。另一位则是拥有六百多年历史、中国首批著名中医学术流派之一的上海沈氏女科第十九代传人沈绍功教授。王学谦的颖悟执着刻苦与对中医学术的热忱,深深打动了两位长者,皆对他倾囊相授。许润三教授是江苏兴化医派的传承,在自己九十岁生日当天晚上亲手将珍藏几十年,传承了上百年的江苏兴化派古医籍赠予弟子,亲题“兴化一派通渤海,润三心法在辽东”。再三嘱咐王学谦一定要将江苏兴化古医派发扬光大。

  沈绍功教授更是对这位弟子器重有加,曾多次对家人和众弟子讲,为了中医的发展,自己会尽量多收弟子。但纵然收再多的弟子,关门弟子永远只有一个。沈绍功的关门弟子就是王学谦。沈老生前还正式将关门弟子这一身份写入沈氏女科的代表作《上海沈氏女科全科临证方略》的传记中。沈绍功先生去世后的一年。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在北京成立了沈氏女科分会,王学谦不负众望成为沈氏女科分会唯一一位八零后的创会副会长,并在辽宁成立了沈氏女科学术传承基地。

为求疗癌心法 云贵万里参学

  癌症是每个人闻之色变的恶疾,许多人甚至直接将癌症与死亡划等号,而立之年的王学谦开始把目光转注到中医癌症的预防、治疗和康复上。他获知贵州首位国医大师刘尚义先生是一位能用小方治奇难大症的高师,于是在大年初一就奔赴贵州,开启了这份联通了中国东北与西南两省,万里之遥的师生奇缘。在刘老师悉心传授下,王学谦将“引疡入瘤”,“膜病理论,窍病理论”等治癌诸法施于临床大大的提升了癌症治疗水平,从而缓解了诸多癌症患者的痛苦使他们长期高质量的带瘤生存,甚至彻底治愈者也已有案例。

  二十年来,王学谦学医的足迹遍及京广沪、云贵川各地,甚至为学习“汗证”的辩证方法,也能几个月扎在江西。每天夜读至深夜凌晨以后才休息,更是早已成为雷打不动的习惯。

  如果要问是什么让一个年轻的民间中医获得从普通患者到国医大师的共同信赖。答案应该只有一个,即疗效。而取得高水平的疗效一定是源于那份对中医的无限热忱与不懈的追求。国医大师朱良春先生曾题赞王学谦为“国医赤子”。贵州中医院老院长朱广旗更是称王学谦为杏林玄奘。也许这种不忘初心、艰苦奋斗的精神正是中国中医的希望之所在。